秦太后欲拉魏丑夫殉葬上演僵尸恋

  把所爱的人永远抓在手里,本来就是一种奢望;把所爱的人还要抓到坟墓里去陪自己睡,那更是一种反人类反人道的奢望。秦国的宣太后便怀着这种反人类反人道的奢望。她姓芈,娘家在楚国,嫁给秦惠文王,但不是王后,顶多一个外藩姬妾而已,有份子没分量。但居然能从政治的边缘站到中央,儿子做了昭襄王,自己“垂帘听政”36年。在盛行丛林法则的古代玩政治,多少要干点反人类反人道的事情,这是没办法的。

秦太后欲拉魏丑夫殉葬上演僵尸恋

  不过,芈家姑娘将这种政治法则玩到了爱情上。宣太后老了,不行了,此时秦国的权力已被迫移交到儿子昭襄王的手上,权力是个滑溜溜的活物,稍不留神就脱手。脱手也罢了,作为一个权力欲极强的人,下土前总得抓点什么吧,对,抓住爱情吧。人死了怎么谈恋爱?那就让心爱的人跟自己一起下坟墓,睡自己身边吧。爱人是谁?是魏国人魏丑夫。

  宣太后决定抓住魏丑夫,病得不行的时候,估计还柔情万种地问:“丑夫,你爱我吗?”丑夫估计战战兢兢地回答:“爱”。你敢不爱吗?太后又问:“爱我,愿意和我一起下坟墓吗?”这话要是放在《非诚勿扰》上面说,估计男嘉宾全跑光了。不知道丑夫有没有答应,反正命令是下达了:“必以魏子为殉。”一定要拿魏先生殉葬。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还只是比方,这回谈恋爱还谈到真坟墓里去了。我们怎么推测魏丑夫的恐惧程度呢?听秦国的民歌《黄鸟》就知道。公元前621年,秦穆公下葬,还拉上了秦国的三位良将去地下当保镖,他们是:奄息、仲行、针虎。这仨都是忠臣良将,老百姓赞誉他们是“百夫之特”,一人能挡一百人。但即使是这样的勇士,看着对自己敞开大口的墓穴,他们两腿战战:“临其穴, 惴惴其栗。”

  勇士尚且如此畏死,更何况吃软饭的魏丑夫。而且他的女朋友是说得出干得出的。当年英俊的义渠国王出访秦国,被守寡的宣太后看上,于是留在秦当面首,同居甘泉宫。爱情有了结晶——两个孩子,都还逃不脱这女人的毒手,义渠王被杀于甘泉宫。这女人什么都干得出来,得赶快想办法。有个叫庸芮的哥们,口才好,点子多,找他去。庸芮有什么办法呢?庸芮找到还没断气的太后,进行劝说。谋士毕竟是谋士,他没有一味地请太后大发慈悲,饶你的男朋友一条狗命。大家要明白,对于强势人物,一味求饶是没用的,而是要说服他或她。庸芮根据临死者的心理设计了一套劝说方案。首先试探临死者的哲学观,庸芮问:“人死后有知吗?”这是引领被劝说对象进入自己论证程序的一个问题。太后回答很干脆:“无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