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新人种弗洛里斯岛矮人被证实存在 古生物学求助于人种学

[图文]新人种弗洛里斯岛矮人被证实存在 古生物学求助于人种学

新人种被证实的确存在

 

印度尼西亚群岛东部的弗洛里斯岛上,狭窄的山路弯弯绕绕,在山坡的一侧,一个巨大的洞穴展现在我们眼前。藤蔓盘成花环的形状垂落下来,铁丝网象征性地拦在洞口。这就是利昂·布阿洞穴,在当地的方言中,这个词语是“凉快的洞穴”的意思,进得洞来,方知此言不虚。在入口的左侧,两处深色土堆正是挖掘现场,也就是印尼和澳大利亚古生物学家们发现新人种化石的地方。他们把这一新的人种命名为“弗洛里斯人”。

新人种被证实的确存在

 

这个发现对科学界来说可谓意义重大,而对弗洛里斯岛上的居民来说,“另一个人种”的说法却并不新鲜,因为它一直存在于当地文化中。在这个印尼小岛上,许许多多的故事和传说都讲述着生活在茂密森林深处的“矮人”们的故事。更奇妙的是,发现化石的科学家们正是受到这些传说的启发才决定对我们人类这不寻常的“近亲”作更多的了解,而且有可能对“矮人”们曾经生活过的地点进行重新定位。人们曾经借用《指环王》里的人物为这个新的人种取了个绰号——霍比特人,因为他们最令人震惊之处无异于仅1米左右的矮小身材,而且其脑容量也要小上380立方厘米,只相当于现代人即智人脑容量的三分之一。此外,这些矮人们都没有下巴,同直立人——他们假设中的祖先一样。另一个惊人的数据是,这些矮人们生活在距今几千年前,从进化论的角度看来,就像发生在昨天的事情,而科学家们一直认为自2.75万年前尼安德特人消失后地球上只居住着我们这一个人种。2004年10月的《自然》杂志将这一发现公之于众后,科学界大为震惊。一时间,质疑声四起,持怀疑论的人认为这些骨化石应该属于一个侏儒或是患有头小畸形病的人,这种病会使人的脑容量比正常人小。但这两种说法都站不住脚,因为在古生物学家们发现的骨骼中,除了颅骨之外,牙床骨、股骨、胫骨都是迷你型的。此后争论愈演愈烈,直到2005年1O月,一篇新的文章宣布了新的挖掘发现,在同一个洞穴内,发现了至少七具完整程度各异的矮人化石,他们具有同样的体貌特征:身材矮小,四肢细短。其中一些生活在距今1.2万年前,而另一些则埋在更深的地质层中,他们约在9万年前就行走在弗洛里斯岛的土地上了。

 

法兰西学院的古人类学家帕斯卡尔·皮克兴奋地说:“真是神奇啊,这一发现可以打消一切怀疑,因为诸如头小畸形这类的疾病在一个种群里持续几万年的假说,显然是不成立的。也就是说另一个不算久远的人类种群曾和我们同时存在过。这又一次证明了人类种群的系统进化远比我们料想的要丰富和复杂得多。”

[图文]新人种弗洛里斯岛矮人被证实存在 古生物学求助于人种学

本文摘自《毕加索画出相对论》

 

古生物学求助于人种学

 

事实上,没有人曾想到在距离我们如此之近的过去,有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种和我们共同生活在地球上。人类大家庭的这个新成员从何而来?他们是怎样生活的?什么时候又是什么原因销声匿迹?如此之多的难解之谜摆在科学家们的面前,他们试图一一破解,可惜大部分的传统方法都对此束手无策。德国马普学会的让一雅克·于布兰和斯方特·佩博已经开始研究这些化石的古DNA以确定这一人种的基因构成,然后便可以找出该人种与我们人类有哪些共同点。但是由于从第一具尸体牙齿上提取的DNA损坏程度超出预料,所以研究毫无收获。为了解“弗洛里斯岛矮人”的大脑功能,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人类学家迪恩·福克对其脑腔内部作了研究。根据他的研究结果,无论从大脑的形状还是啮叶的位置来说,“矮人”的大脑发育程度同智人不相上下,由此可以证明这些化石的所有者在生前是完全正常的,具备一切复杂反应能力,会制造工具,甚至会使用语言。荷兰莱顿大学的古生物学家杰尔特·范登博格对此解释说:“这些信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它们间接地表明‘弗洛里斯岛矮人’很可能捕杀过一些大小至少可以和剑齿象及巨蜥媲美的动物,因为在发现‘矮人’化石的同一地质层中也发现了它们的骨化石。”

 

到目前为止,确切的证据还是很少,一些科学家已经转向借用人种学的研究方法。不过人种学主要是研究当今社会的问题,其研究领域和研究时代都与古生物学迥异。过去也曾有史前史学家用一些方法把这两门学科联系在一起,可是所谓的人种一考古学,局限性还是显而易见,因为结合人种学和考古学得出的论断往往不能进行科学演示。但在这个案例中,情况却有所不同。科学家们并不想建立一套无法进行演示的纯理论,而只是想利用人种学的一些信息来推动挖掘工作的继续。在弗洛里斯岛上,住在丛林中的“小矮人”的故事是当地民间传说和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传说由来已久,但是自“矮人”化石出土后,这些传说又有了另一层意义。杰尔特·范登博格教授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对人种学感兴趣的原因,这些传说也许能帮助我们找到生活在更为现代的‘矮人’的化石所在地。”作为“矮人”化石的保管者,印尼古生物学家托尼·朱比安托诺也同意这一观点:将古生物学和人种学相结合是继续挖掘研究“矮人”之谜的可行途径。

 

在弗洛里斯岛上,只要你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就会发现当地人对“矮人”的存在深信不疑。就拿那个著名洞穴近旁的利昂·布阿村来说吧。这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由于长期在稻田里辛苦劳作,身体已经佝偻,脸上也爬满了皱纹,他坐在火堆旁,一群孩子围坐在他身边,听他讲矮人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在洞穴附近生活着一名叫Empu Paju的男子,他看起来不像是猴子,但和我们也不太一样。他的个子跟小孩儿差不多高,却有着神奇的力量,凭着强壮的身体竟然战胜了一支其他王国派来侵略我们岛屿的军队……”而不远处的村委会里,村长唤来了两位村民,他们都只有1.40米高。其中较为年长的那位盘腿坐在席子上,手上拿着咖啡,嘴里嚼着槟榔,讲述起自己的身世:“在村里的几百口人中,我是一个名叫Teol的矮人的37个后代之一。到我这里已经是第七代了。Teol身高只有1米,浑身都是毛,常年生活在森林里。后来他和村里的一位姑娘结了婚,还生了小孩,后来又有了第三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么矮的原因。”

 

这些民间传说与科学家的发现只是纯粹的巧合?抑或是人们编出这些故事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又或者这些故事中确实隐匿着事实真相?不得不承认要回答这些问题颇有难度。加拿大艾尔伯塔大学的人类学家格列高里·弗斯对当地的民间风俗有所研究,他解释说:“这一类型的故事流传在世界各地,所以更难作出判断。传说的出现比化石的发现要早得多,因为10年前我就收集了一些这类的故事。对这些传说的分析必须非常小心。其中提到的‘神奇的力量’,还有那些丰功伟绩,都带有神话色彩,而神话往往并非源自现实。”

 

如果只有以上那些传说的话,科学家们也许早就放弃人种学的研究方法了,因为在其中很难发现什么线索。但是在利昂·布阿村之外的一些传说却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距离村子500公里处Ebulobo火山脚下的波阿瓦镇,关于矮人的传说和利昂·布阿村的有所不同,情节更为丰富。村长有上千个小故事来证明曾经有矮人生活在村子的周边地区。

从民间传说中寻找真相

 

村长解释说:“我们把矮人叫作Ebu G0go人,在我们的方言中,这是‘什么都吃的祖先’的意思。几百年前,还有矮人会到村里来偷吃我们院子里的水果和蔬菜。……他们不是猴子,虽然浑身长毛,皮肤黝黑,但也是直立行走,同我们完全一样,只是个子很矮小。”矮人和村民们一直和平相处,相安无事,直到有一天村里有个孩子被矮人掳去了。“当时村民们受够了矮人的骚扰。于是在离村子很近的矮人居住的山洞里放了一把火,把他们都烧死了。”

 

格列高里·弗斯教授认为这些十多年前收集到的故事很有研究价值。“村民们叙述这些故事的方式、故事里丰富的细节、传说故事的数量之多、几乎没有任何魔幻和神话色彩等,这些特点都让人觉得故事在不远的过去真实地发生过。而且一般来说,口头传说和集体记忆在10~15代之间是可信的。超过15代后,集体记忆就会慢慢衰退并最终消失……一些村民甚至说在17世纪荷兰殖民时期,矮人们还依然生活在岛上。所以推想矮人们曾真实地存在过而且还与现代人类擦肩而过,这样的想法并不荒唐。”那么如果这些猜测都是真的话,他们和弗洛里斯岛矮人之间是否存在着联系呢?古生物学家杰尔特·范登博格就对前往传说中矮人们被烧死的那个洞穴进行挖掘研究十分感兴趣。如果传说中的某些细节得到证实,显然就需要花时间在纷繁复杂的传说和幻想式叙述中提炼出事实的真相。可惜利昂·布阿洞穴的挖掘工作暂时停止了,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重新开始。现在入洞参观需要付费。发现利昂·布阿洞穴的科考队已经获得了在岛屿东部进行挖掘研究的许可证,那里刚刚出土了一批80万年前直立人使用过的工具,而直立人有可能正是弗洛里斯岛矮人的祖先。如果这一点得到证实,那就说明早在几十万年前弗洛里斯岛上就已经有人类活动了。现在只需要找到直立人的化石,然后再找到介于中间尺寸的化石就可以证明直立人确实是弗洛里斯岛矮人的祖先。可以确信的是矮人们确实在岛上存在并且生活过。这个曾出现过侏儒象和巨蜥蜴的岛屿充满传奇色彩,但大部分的古生物学家还是相信矮人们确确实实存在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