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千年“塔王”22日出函 保护核心是木胎

[图文]千年“塔王”22日出函 保护核心是木胎

睡长干寺地宫的千年塔王,22日就要被隆重请出函了。目前,晨光集团晨光科技委的专家们设计的特殊工装设备已经就位,就等“吉日”一到动手取塔。

据了解,通过X光探照设备,专家们了解了塔王的构造,可是这一照也让文保专家们倒吸一口凉气:塔王的组成是鎏金-银身-木胎。木头的保护是世界难题,如果水分挥发太快,就会导致整个塔王都变形!

取塔前举行开光法事

长干寺地宫考古,不仅轰动了整个文物界,就连佛教界也是千载难逢的盛事。“佛家是不会妄言的,石碑上和丝织品上既然写了有感应舍利十颗、佛顶真骨、诸圣舍利、金棺银椁、七宝阿育王塔,那么里面一定藏有这些宝物。”南京佛教界一位高僧告诉记者。据了解,目前佛顶真身舍利子确认存世的仅有陕西扶风法门寺(佛指)、北京八大处灵光寺(佛牙)等寥寥几个。

为了敲定取塔日子,昨天上午,晨光集团、南京市文物局、南京市宗教局的专家们再次碰头,论证会从上午9点一直开到11点,最终敲定,取塔的日期为本月22日。而之前,有三个时间备选:22日、28日、29日,因为这三个日子都是吉日。

为何最终选择22日呢?记者不得而知。但记者通过多方打听了解到,为了迎接这一盛事,取塔当日,南京市佛教界的50名高僧大德将齐聚取宝现场,按照高规格的佛门礼仪,为七宝阿育王塔的取出做一场开光法事。

“开光法事将于22日上午11点左右举行,为了见证这一历史时刻,我们今天晚上去北京邀请国家宗教局的相关领导。同时,我们希望能邀请到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秘书长学诚法师等有德高僧前来主持这一仪式。”不过,为确保文物顺利取出,这些法事活动不对外公开。

专家担忧取塔能否顺利

据了解,取塔时间定于22日下午3点。晨光集团特意派出了10多位专家参加了昨天上午的专家论证会。在会议室的门口,记者听到了其中两位专家的对话,从谈话内容来看,似乎是觉得取塔时间还是比较紧迫,而某些不确定因素更让专家担心。

从铁函成功被挖掘出长干寺地宫,到其入住朝天宫(南京市博物馆)库房已经有三个多月了。为了请出塔王,晨光厂的专家们已经费神了三个多月。通过精密测算和设计,最终发明了一套新型设备,这套设备的底部还有无数的小钩子,“取塔的时候,这些小钩子会伸到塔的底部,一点点转动,咬住塔底。而后用工装设备固定住,吊出来。”昨天专家论证会最终敲定方案不变,就是采用这套新型设备取出塔王,目前,取塔设备已经就位,并且安装到了相应的位置。

虽然专家们已经用这套设备在晨光厂内部进行了多次模拟试验,但他们还是有点担忧:取塔过程将由南京电视台和凤凰卫视同时直播,而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万一抓钩抓取塔王的时候不是很顺利,该怎么办?取塔的过程中万一发生了倾斜,又怎么处理?”

不过,面对这些担忧,一位专家很肯定地说,塔王一定会成功取出来的。

塔王是个矛盾组合体

“塔王”究竟是什么质地的?8月初开铁函的时候,人们看到了耀眼的金黄色,专家说那是鎏金。金涂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里面藏了多少秘密?伴随着考古的深入,考古专家们已经揭开了塔王的一些秘密,晨光厂的专家们用X光学仪器对塔王的结构进行了分析,专家们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组合。“最外面的外套是鎏金的,中间的衣服是银子的,里面的核心是木头的。”这是非常矛盾的组合,金和银都怕潮,在潮湿的环境里容易被氧化而变黑;而木头怕干,在干燥的环境下,木头的水分挥发得快,这样会导致变形。

虽然木头究竟占了塔王多大的体积专家们还不得而知,但是这一发现,让专家们皱起了眉头:“木质文物的保护是世界难题。”一位文保专家告诉记者,塔王里的木头已经在水里浸泡了近千年,脱水是一个大难题,如果水分挥发太快,塔王就会严重开裂、变形,如果用的木头好,木头保存的状况也不错,那么变形程度就会相对小一些。

保护核心是木胎

面对这么一个矛盾体,究竟该怎么保护它,不让塔王变形呢?文保专家说:“虽然外面的银和金也非常重要,但它们不会导致塔王变形,所以,保护塔王最关键的是保护木头。”

为了让塔王尽量不变形,专家们已经特制了一个用有机玻璃制成的罩子,塔王一出函就会入住这个新家。专家强调,这个罩子里不能放水,湿度要在90%以上。

在存放塔王的同时,文保专家们还将对塔王内木头的类型做分析。要看它究竟是什么木料,是檀香、金丝楠木,或是其他的木料?一般而言,金丝楠木保存会相对好一些。还要看用的是木头哪一部分做的,是木头的表皮,还是核心?这些研究都至关重要。

保证塔王不变形的最佳办法就是让它“晾干”。专家强调,“绝对不能用水泡,不能用化学材料,只能用物理方法。也就是在湿润的空气里,让塔王慢慢地干。这个过程也许非常漫长,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几年。”

千年塔王

始造于唐

“塔王也许不是一次性造成的。从里向外是木头-银-鎏金。木头的年代会更久远一点。”一位对佛教有精深研究的专家告诉记者,这尊“塔王”也许是几个朝代的“综合体”。

这位专家说,唐代盛行用木质容器盛放舍利。“唐代法门寺出土的那枚世上唯一的佛指骨舍利,第二重容器就是一只银包角檀香木函。”不过用木塔盛放舍利,多位专家表示这还是头一次听说。

史料记载,唐代李德裕任润州刺史时曾发掘长干寺地宫,将21粒舍利中的11粒移至镇江甘露寺,剩下的10粒如何瘗藏则未见记载,因此最大胆的猜测是木塔源于唐代,也就是李德裕重新瘗藏舍利的时候用了木塔;宋代可政大师修地宫时给木塔穿上了银鎏金“外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