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福州发现明教遗址藏身闹市区

[图文]福州发现明教遗址藏身闹市区

[图文]福州发现明教遗址藏身闹市区

当地信徒正在参拜摩尼教祖师。来源:CFP

[图文]福州发现明教遗址藏身闹市区

 

 

[图文]福州发现明教遗址藏身闹市区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我明教。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这便是金庸笔下豪杰云集的中土明教(摩尼教)的宗旨。

尽管明教风云一时,明朝太祖朱元璋依靠它夺取政权,并采用“明”定国号,但是随后又担心明教威胁他的统治,又开始灭教。现在,明教已彻底消亡,只剩下史学家苦苦研究其遗留的痕迹。

 

昨天,记者了解到,在申报福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单中,有一座庙宇非常不一样,它是明教在福州留下的重要史迹。最近经专家学者考证,确定为除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泉州市晋江摩尼草庵外,全省乃至全国罕见的又一摩尼教重要遗址。

 

现场:明教遗址藏身闹市区

 

记者打听到它在台江区宁化街道浦西路一带,不由要去探探。

 

从西二环拐到工业路,沿着宁化路往南走到浦西路,过浦西桥往东约100米,一座门对着内河的小庙,大门上写着“明教文佛祖殿”。

 

进入大殿,只见左厢供临水夫人陈靖姑,右厢供华光大帝马天君,中堂中间供明教文佛和度师真人,中堂前挂着两幅楹联,分别为:“朝奉日乾坤正气,夕拜月天地光华”,“悟彻灵机群沾法雨,参来妙谛普荫慈云”。

 

这个庙的现在名称也叫“浦西福寿宫”,负责教务的高贞雄老先生介绍了“明教文佛祖殿”的来历。他说,楹联中明显体现了明教(摩尼教)“朝拜日,夕拜月”,以及糅合佛教思想的宗教特征。

 

高贞雄还向记者介绍了庙里一些与明教相关的实物。其中一个是清乾隆年间铸铁元宝炉,上有浮雕铭文“度师真人,明教文佛,清乾隆庚戌年……”

 

此外,庙里还保存着一尊清代脱胎工艺制造的明教文佛像,这是信徒在清末按已毁坏的塑像原貌重塑,外貌特征与晋江草庵摩尼佛的石雕壁像极为相似,按当地的信徒说法是孩子脸大人身,同时脸部特征还有异域特征。

明教遗址如何保留下来?

 

在明朝的高压政策下,福州这座明教庙宇为何能保以幸存下来?

 

李林洲说,当时,在朝庭的高压下,信徒们表面上改奉道教,奉祀临水夫人等道教神祗,但暗地里保护摩尼教(明教),仍供奉明教文佛,保存摩尼教文物,这从庙里现在所供奉的神祗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反是映了当时人们的智慧。

 

另有专家认为,福建当时是中央政权的边缘地区,这或许又是其能得以保存的另一原因。

 

李林洲分析,福寿宫内迄今仍保存着部分足以证明其摩尼教宫庙遗址身份的殿宇构架,文物及独特的宗教风俗。但由于当地村民信徒宗教学识所限,他们并不知道明教即历史上著名的摩尼教,也不知道摩尼教遗址、文物的珍贵价值,因此明教文佛祖殿为摩尼教重要遗址的事实一直不为世人所知。只到近几年,专家在开展宗教文物普查时,才发现其作为摩尼教重要遗址的文物保护价值,于是开展了深入考察研究。

 

根据福寿宫管委会提供的明教文佛祖殿历史上曾分炉到一些地方的线索,最近李林洲等专家在闽侯县上街镇石砂村寻找到分炉的一处民间信仰宫庙,庙里同样供奉着度师真人、明教文佛,当地信徒明确告知,该庙为其祖先约200年前在福州经商时作为浦西明教文佛祖殿信徒,而从祖殿分炉来的,他们从祖辈世代相传里还知晓浦西当地信徒为萧姓世居村民。这意味明教文佛祖殿的“祖殿”之称并非虚构,印证了福寿宫作为福州地区摩尼教遗址的祖殿地位和悠久历史。

 

相关历史背景

 

摩尼教又名明教、末尼教、明尊教,为波斯(今伊朗)人摩尼在公元3世纪创立,7世纪末传入我国。主要教义为“崇尚光明,反对黑暗”,崇拜日月,提倡素食,倡导平等互助。由于摩尼教追求平等,反对黑暗统治,其信仰者多为下层民众,成为人民反抗封建压迫的精神武器,屡屡被农民起义者用来发动和组织群众起来斗争。其中,比较出名的有北宋末年南方的方腊起义,在元末的红巾军起义中这一教义发挥过重要的作用,明代走向衰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