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5000年前就有开颅术 古代医术令人费解

2008年3月11日,希腊考古学家宣布,他们发掘出一具距今约1800年的年轻女子的骸骨。女子头骨上的伤痕再次证明,早在古罗马时期,技术高超的医生们已经可以实施复杂的脑部手术了。

这个头骨是考古学家去年在希腊城市拜尼亚进行考古挖掘时发现的。英国遗产组织的人体骨骼专家西蒙·迈斯在研究后认为,这名女子大约25岁,死前头部曾受过重击,而头骨上的小洞正是医生为挽救她而实施的手术所致。根据迈斯的说法,手术“看起来最后并没有成功,甚至可能在手术过程中她就死掉了,因为伤口面积很大,并且旁边没有愈合的痕迹。”

这次考古活动的参与者之一格莱科斯说:“古代拜尼亚有着悠久的医学史,公元前5世纪的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就曾在著作中提及这种开颅手术。此次发掘出的这个头骨,其上面精确的切割痕迹,再次印证了古罗马时期一些文献关于脑部手术的记载。”

其实,这并不是希腊第一次发现有开颅痕迹的古代头骨。2003年,希腊考古学家就曾在一座公元2世纪的墓穴中发现一个男子头骨,上面也有环锯术手术痕迹。而且研究显示,这名男子在手术后又存活了多年。同年,在爱琴海的琪奥斯岛上,考古学家又发现一个公元前250年左右的穿孔头骨。位于头骨后部、直径2厘米的孔已经愈合,说明这个人在手术后也至少活了五六年。

遍布世界的古代开颅术

而种种考古发现、实地考察以及一些文献记载表明,自石器时代开始,这种古老的开颅手术就在世界各地出现,甚至至今仍存在于一些处于原始阶段的社会之中。

1865年,一位考古学家在对法兰西南部的一座石器时代陵墓进行考察时,发现一块令人称奇的人头骨。头颅上有一大块骨头被锯下来,锯孔的一边好像被抛过光。这位考古学家觉得给这一部位抛光“显然是为了让它不磨嘴唇”;换句话说,这块颅骨被当成了可怕的饮酒器皿。他的结论同19世纪人们的思维定式是十分吻合的。早期的学者们通常把我们的史前祖先视作未开化的野蛮人,只会用战败的颅骨当作酒具,狂饮某种劣质水酒,根本干不出什么好事。

几年之后,这块头骨落入法国人保罗·白洛嘉手中。白洛嘉是外科学、解剖学和人类学领域一位杰出的先驱者。经过反复研究,白洛嘉证明,这块“抛光”,其实是“切下骨骼之后再生的骨组织”,是头部经过开颅手术后伤口愈合所致。他还提出:颅骨手术的施行从石器时代末期开始就没有间断过。

此后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许多进行过开颅痕迹的古人头骨不断地在世界各地被发现。而最早有证据证明的古代开颅手术也被提前到一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

2002年,英国考古学家在泰晤士河畔发现一个距今约4000年的男性头骨。这名青铜器时代的男子被命名为“切尔西”,居住在丛林之中。切尔西的头骨顶端有一个宽4.5厘米、长3厘米的洞,表明他曾做过开颅手术,也就是把头骨的一部分从一个活生生的病人脑部切除。

专家研究发现,手术后切尔西的幻听、头疼以及脑部出血等症状得到了控制和减轻,并继续存活了很多年。迄今为止,英国共发现了约40个钻洞的头骨,其中最古老的一个可以追溯到石器时代,大约在5000年前。这些都证明,当时英格兰的医学已经有了较高的水平。

在美洲,秘鲁的马丘比丘和帕拉卡斯地区也出土了大量做过开颅手术的头骨,证明几千年前古代印加人的祖先就已经实施开颅手术了。马丘比丘出土了一个成熟中年女性的头骨,上面有五个穿孔,均为环切痕迹。虽然每个孔的时间都不相同,但旁边都有愈合的痕迹。很显然这位病人大约做了五次这样的开颅手术,而且每次手术后似乎都痊愈了。

中国近几十年来在山东大汶口,新疆吐鲁番,青海民和、大通,河南安阳和黑龙江泰来等地也都发现了一些留有开颅手术印记的古代头骨。以大汶口为例,2001年6月,著名人类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韩康信发现,大汶口392号墓的墓主颅骨的右侧顶骨靠后部有一个圆洞,周围有明显刮削痕迹和骨组织修复的迹象。后来经过深入研究,证明该墓主人死前曾进行过颅骨手术,并且手术很成功,病人在术后有存活了至少两年的时间。这项发现将中国的颅骨手术开始年代推到了5000多年以前的新时期时代。

除了考古发现,人类学家经过实地考察,发现直到上个世纪,欧洲的南斯拉夫农民、南太平洋和非洲东部的部落仍保留着这种原始的开颅手术。精神病学家爱德华.马吉茨博士1958年曾调查过的一个病例。他把这个病例描述为“人们一直希望看到的最惊人的奇迹”。

病例中的主要人物是一位出于显而易见的理由而被称为“戴帽摘帽”先生的绅士。此人年届五十,曾在肯尼亚基西部落中担任部落警察。他头戴旧帽,并无非同寻常之处。待他摘下帽子,“人们会惊奇地发现他的整个头顶全都没了”,就像被咬去一半的熟鸡蛋。X光照相显示,他的颅骨上竟有一个大约70厘米见方的椭圆形孔洞!

“戴帽摘帽”先生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有一天,在调查案情时他走进一座小屋,头部撞到门梁上。剧烈的头痛持续了四五年。1945年,为了缓解头痛,他在部落医生那儿做了颅骨钻孔手术。为了医治挥之不去的头痛,他后来又做了若干次手术——据他自己估计,在5-30次之间。其间成功地切除了颅骨的大半部分。最后,医生为他配置了一顶塑性颅骨帽,以保护暴露在外的大脑。

而在我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中也提及了开颅术。第七十八回,华佗为曹操治头风,华佗说:“大王头脑疼痛,因患风而起。病根在脑袋中,风涎不能出,枉服汤药,不可治疗。某有一法,先饮麻沸汤,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风涎。方可除根。”可惜曹操认为颅脑手术是不可能的,还以为“此人欲乘机害我”,急令追拷华佗,一代名医就此被枉杀。

开颅为何?

众所周知,开颅术是一种技术难度大、危险性高的外科手术,即使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要实施开颅手术也非轻而易举之事,难道古人就会那样无所畏惧或心甘情愿地让别人在自己的脑袋上打孔吗?这恐怕不是一个愿意不愿意的问题了。今天的开颅术是为治病,古代人冒着巨大危险打开脑壳也是为了治病吗?

其实,学者们对这个问题也是众说纷纭。

一些人认为,这种手术是一种神秘的宗教仪式,或为驱邪、或为祈祷,或为供奉祭祀之用。在许多文化,尤其那些崇拜头的文化中,在颅骨上开孔十分常见。人们相信头是人体灵气所居之地,因而取自头骨中的圆盘状骨头可以驱除邪异。在战争过后,获胜者会从俘虏或战死的敌人头骨上直接穿洞取骨,作为对本族神的祭祀之用,祭祀完后则带在身上作为护身符。

也有人认为古代开颅术可能是巫师的一种治疗法。古代开颅术起源于最早的巫医结合时代,他们相信打开头骨会将寄居在病人体内“邪恶的灵魂”或恶魔放出。患者如果出现精神疾病、癫痫症、失明等症状,就可能会被巫师们认为是被妖魔钻入脑中附体,因此实施开颅术将妖魔驱除,从而去掉邪恶的精神。这种方式逐渐成为古人治疗精神类疾病的一种方法。某些时候病人病情会有所缓解,但这至多不过是一种心理暗示罢了。

而更多的学者认为,古代开颅术是一种被用作治疗一些已被确认了的脑部疾病的方法。此类疾病包括颅骨骨折或受伤、严重的头疼、骨髓炎、脑炎、由脑部肿瘤等引起的脑部压力过高,等等。

从石器时代开始,战争就伴随人类社会至今。因此就有人提出了古代开颅术的战争负伤理论。皮亚·本尼克和乔伊斯·法勒(两人分别是哥本哈根大学和不列颠博物馆的古病理学家)注意到,古人的大多数颅骨钻孔手术都是在头部的左侧或正面做的。绝大多数人都用右手执器,在战场面对面搏斗时,受害者们往往是头部左侧遭到击打。本尼克还注意到,接受钻孔术的史前丹麦人多为男性,这一事实可以为战争负伤理论进一步提供佐证。

另外,患者有时也会因碰伤或其他原因而导致头疼,比如颅骨本身长了溶骨性的肿瘤,或者颅内肿瘤向颅外发展,等等。此时医生也会进行开颅手术,一方面对肿瘤进行切除,一方面减低颅内压,以达到缓解疼痛的目的。当然了,古人可能没有刻意减低颅内压的意识,只是代代相传的经验让他们在无意之中歪打正着。

事实上,对于这些疾病,颅骨钻空技术是真正能发挥效力的,因此它在目前的神经手术中仍被使用。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曾记录下用颅骨钻孔治疗疾病的详细说明。这些以非常切合实际的术语写成的著作颇有说服力地表明,这种实践也被证明是一种严肃的医学传统的组成部分。

令人费解的先进医术

在当时医学落后的条件下,医生们是如何对颅骨进行钻孔的呢?即使患者们能够忍受没有麻醉的复杂钻孔带来的痛楚,可是在没有消炎药的情况下,手术的成功率又会不会让人满意呢?

其实,当你看过古代颅骨外科医生们所使用的器械有多么复杂和精良之后,你对医生们是否抱有严肃态度的所有疑虑便会于顷刻之间烟消云散。

在秘鲁的帕拉卡斯大坟场,考古学家们曾找到一整套令人咋舌的外科手术用具:有各种尺寸的黑曜石手术刀具,有用抹香鲸牙齿做成的小勺,有缝合的针和线,还有绷带和棉球等等。古代的医生就是用这些简陋的工具成功地为自己的同胞打开颅骨。除此之外,人们还找到几具窟窿覆盖金箔的颅骨,这些金箔的边上还长出了新的骨组织,有一些窟窿覆盖的是干南瓜皮。看来,几千年前的古印加医生们在做完颅骨手术后,又对那些没有愈合小洞安装了保护层。

在德意志的一座罗马外科医生坟墓中,考古学家们也发现了一整套用青铜制造的钻孔手术器械。那件管状钻具上有一根可在手术最初阶段为钻据定位的拆装式中心针头、一根拉弓和一只护手杯。古罗马的医生们就是使用这件钻具把头部的一块环形骨片去掉的。

而就在去年,意大利考古学家在完成了对一座罕见的古代诊所的考察后发现,1800年前的医生已经掌握了食疗、药疗和手术等一系列治疗方法,有些医学器具的设计还相当独特,令现代人自叹不如。人们共发现的医疗器械多达150多种,其中许多器械今天的外科医生们并不陌生,包括解剖刀、刻度尺、药臼、药瓶等。还有一些则非常罕见,比如用来拔箭头的铁镊子、拔牙的钳子和用来开颅骨、取碎片的小凿子。

据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们研究,古代开颅术的实施手法主要有四种,即渐进式刮骨、切割、环锯和穿孔,而很多时候都是同时使用几种方法。比如帕拉卡斯坟场出土的穿孔颅骨,其多半用的就是刮骨和切割两种办法。

在古代钻孔术研究中,最引人注目的事实还是开颅术后病人的存活比例。在古代秘鲁为214名印加人施行的颅骨钻孔手术中,有55%的病人在术后完全康复,在做完手术后可以肯定存活了数年。只有28%的人没有留下痊愈痕迹死去。另外,在为古代德意志人所做的一组钻孔手术中,也只有23%的受术者没有留下康复的痕迹。直至今日,人们还是无法彻底搞明白这些神奇的古代开颅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