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何害怕机器人 机器人越真实越恐怖

  恐怖谷理论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的感觉的假设,但有人认为“恐怖谷”概念本身不是科学,而是伪科学。其实在生活中你可能已经接触过很多“恐怖谷”现象,比如说电影和动画片。

  恐怖谷理论是1969年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提出假设,当机器人与人类相像超过95%的时候。由于机器人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都相当相似,所以人类亦会对机器人产生正面的情感;直至到了一个特定程度,他们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之反感。哪怕机器人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让整个机器人显得非常僵硬恐怖,让人有面对行尸走肉的感觉。人形玩具或机器人的仿真度越高人们越有好感,但当达到一个临界点时,这种好感度会突然降低,越像人越反感恐惧,直至谷底,称之为恐怖谷。可是,当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和人类的相似度继续上升的时候,人类对他们的情感反应亦会变回正面,贴近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移情作用。

人为何害怕机器人 机器人越真实越恐怖

  也许正因为如此,许多机器人专家在制造机器人时,都尽量避免“机器人”外表太过人格化,以求避免跌入“恐怖谷陷阱”。

  根据森昌弘的理论,随着类人物体的拟人程度增加,人类对它的好感度亦随之改变。恐怖谷就是随着机器人到达“接近人类”程度时候,人类好感度突然下降的范围。会活动的类人体比静止类人体变动的幅度更大。恐怖谷现象可以用以下想法解释,如果一个实体充分地“不够拟人”,那它的类人特征就会显眼并且容易辨认,产生移情作用。在另一方面,要是一个实体“非常拟人”,那它的非类人特征就会成为显眼的部分,在人类观察者眼中产生一种古怪的感觉。

  原因来源有几个,一是源于高仿真形态下真假的不确定带来的不安。仿真度很低,人们不怕,因为知道那是假的,仿真度高到一定程度,人们有时候就不确定真假,把真人当假人,把假人当真人,都会吓到人。另外,源于一种威胁感。和人类如此相似却非人类,会让人觉得会遭到潜在的威胁。

人为何害怕机器人 机器人越真实越恐怖

  另一个可能性是,病患者与尸体跟一些类人机器人有很多视觉上的畸形相似,引出观察者同样的惊慌和情绪剧变。这种反应在机器人的情况上比尸体会更糟,因为人们能轻易明白自己对尸体厌恶感觉的原因,但却无法清楚了解自己为何对机器人产生这种厌恶。行为上的畸形包括疾病的行为特微、神经学上的状态甚或精神上的机能障碍,再次唤起观察者严重的负面情绪。

  这现象也能用进化心理学的言语解释。首先,处于恐怖谷的实体已足够地拟人,能被视为人类物种的一员。根据进化心理学的理论,经过数百万年的物竞天择,没有被大自然淘汰的现存人类脑部中有一种逻辑偏袒性,提供一种高度能力去感应并且排斥那些反映遗传性疾病或缺乏健康的整体外表上微观或宏观人类畸型。因此无意地(也可以有意地,假如观察者明确地对此作出思考),那些反常的类人实体在人类基因库中会有的潜在冲击,同样会响起观察者的警告。这解释了为什么人类总很难觉得进行性接触的类人实体十分有魅力。

  话说,近日世界机器人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企业及其作品在其期间公开亮相。最引人注目的肯定有来自日本的情感机器人,也就石黑浩教授的Asuna情感机器人。这款机器人长这样……还挺好看是不是?

人为何害怕机器人 机器人越真实越恐怖

  看到这里,有一些小伙伴想必已经开始浑身起鸡皮疙瘩,感觉心理毛毛的吧~这种机器人过于逼真而让人害怕反感的现象其实早有研究,被称作“恐怖谷”现象。

  针对这一现象,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提出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其他物体感觉的假设理论,叫做“恐怖谷理论”。他认为,人形玩具或机器人的仿真度越高人们越有好感,但当达到一个临界点时,这种好感度会突然降低,越像人越反感恐惧,直至谷底,称之为恐怖谷。

  可是,当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和人类的相似度再继续上升的时候,人类对他们的情感反应又会变回正面,贴近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移情作用。这种现象听起来简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而且,在生活中你可能已经接触过很多“恐怖谷”现象,比如说电影和动画片。典型代表就是《活死人之墓》以及《玩具总动员》中的胡迪也被视为恐怖谷的例子,还有一些游戏中制作的三维儿童面孔也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当然,对于森昌宏的理论,科学家们有不同的观点,甚至有人认为“恐怖谷”概念本身不是科学,而是伪科学。目前有以下几种关于“恐怖谷”的解释。

人为何害怕机器人 机器人越真实越恐怖

  观点一:对死亡的恐惧

  麦克多认为仿人机器人之所以让人感觉不舒服,是因为机器人看起来明明拥有和人一样的外表,个人的感觉却像死了一样。这让人不自觉联想起死亡,因此给人带来不适。

  观点二:对疾病的恐惧

  荷兰科学家克里斯蒂安认为,仿人机器人看起来像人,但动作举止却十分怪异,像得了什么怪病。由于潜意识里害怕被感染,因此人们对它敬而远之。

  观点三:“移情机制”错乱

  科学家萨尔琴和他的同事认为,我们的大脑会预先根据观察对象的外表预测对方可能的动作。如果我们发现一个外表像人,走路却像机器人的物体时,这会超出大脑的预期,产生错乱。这时我们的大脑需要做额外的工作来调和预判与现实的冲突,这部分额外的工作,可能就是我们感到不适的原因。

  观点四:因为无法和机器人共情

  哈佛大学教授格雷指出,人们很希望机器人为我们工作,却害怕机器人拥有感情。因为我们在机器人身上看到自己情感的影子,却无法理解这样的情感。关键地方在于,我们会认为仿人机器人能感受到我们的情感,这会让我们感到害怕。

  据说,恐怖谷理论无法跨越!

  即使我们把机器人做的和人一模一样,只要我们意识到这是个机器人而非真人,我们就会感到不适。

  因此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机器人科学家克里斯托弗曾说:“当机器人和人几乎一模一样时,这是相当可怕的。他们不像我们,他们又像我们!”

  前段时间一则关于“全球首对机器人夫妇在东京举行婚礼”的新闻引起了网友的关注,笔者在观看了新闻图片之后突然间感觉到图中的“妻子”机器人感觉有点渗人。出于好奇,笔者对这种感觉的来源进行了一番搜索,原来,这种对于拟真机器人的莫名恐惧还真有相关的心理学假设,这个假设就叫做“恐怖谷定理”。

  这个定理的历史比我们想象中还要久远,早在1969年就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提出,而“恐怖谷”这个词来源就更早一点,在1906年就由学者提到这个观点。“恐怖谷定理”阐述了当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哪怕其举止与人类有一丝的区别,人们都会感到恐惧和迷惑。这个定理虽然提出了有一段时间,但其实是近几十年科技发展才令他受到大众的关注。严格来说,“恐怖谷定理”不能称之为“定理”,其成因甚至是理论本身在心理学界都有较大的争议。

人为何害怕机器人 机器人越真实越恐怖

  “恐怖谷”可以用上图来说明其理论细节,横轴是拟人程度,越靠右与人类越像;竖轴则是人对其的好感度,越上面好感度越高。顺带一提这张图片又称为“森昌弘图表”。从观察上图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机器人的拟人度的提高,我们对其好感度是逐渐上升的,就好像我们会觉得“大白”和“小黄人”很可爱一样(“恐怖谷”的应用不止在于机器人领域),他们与人类很相像(同样有感情),但与人类并不像(更像是另一种生物)。但是当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度达到较高的程度的时候,我们对其的好感度会急剧下降,甚至会觉得恐惧和害怕,图中的这个低谷就是所谓的“恐怖谷”。

  关于“恐怖谷”的成因在心理学领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目前的解析有几种,分别是“死亡论”、“疾病论”、“移情机制论”和“共情论”。笔者就不一一阐述这些解析具体是什么意思,不过在这些分析当中,笔者最赞成“移情机制论”这一解析。人类看见一个对象时都会下意识地对它进行“预判”,而高度拟真的机器人由于与人类很像,我们就很容易以“人类”的身份看待它。这时如果它做出与人类不同的行为,这种不同于预期的偏差就会令我们的大脑产生错乱,也就是所谓的矛盾感。

人为何害怕机器人 机器人越真实越恐怖

  举个例子,我们在看到僵尸一跳一跳时会下意识地感到恐惧,那是因为它们虽然外表是人,但是动作与人截然不同,这种与预期相违背的偏差导致我们产生害怕的情绪(所以说僵尸这种“动作”的设计还是有道理的)。还有《咒怨》中的伽椰子那反常的行动模式和“咯咯咯咯”的奇怪声音为什么会令笔者感到害怕,我也终于找到了答案。类似的现实例子还有日本研发的超级拟人的机器人,明明样子是人但是行动却特别缓慢诡异,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