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月老VS西方丘比特 爱情讲究的终究是缘分

  月老,单听名字就觉得,这老儿年纪不小。传说他背着锦囊在月下看书,锦囊里装的是专“系夫妇之足”的红绳子。同为媒婆,来自西方神话的丘比特,却是个不穿衣服、肉乎乎的小男孩,手拿金弓,身背箭囊,箭囊里一支金箭,一支铅箭。

中国月老VS西方丘比特 爱情讲究的终究是缘分

  月老给人的印象是童颜鹤发、目光如炬,没有青光眼也无白内障,夜夜在月光下钻研《婚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暗中将世间的痴男怨女配对。丘比特给人的印象则是调皮、可爱,经常还很任性,玩兴一起,拿起弓箭乱射,一会儿射金箭,一会儿射铅箭,中金箭的,山盟海誓死去活来,中铅箭的,也像中了铅弹,人活着,爱情死了。

  无论老不死中国月老,还是小捣蛋西方丘比特,爱神这一形象塑造本身,即说明无论中西,对爱情神秘性的认知是一致的,都讲究个所谓缘分,这缘分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另一方面,又相信缘分处于一种神秘力量的绝对掌握中,而这“强有力”的干涉又正好表明,你爱上某个人是命中注定的,就像柏拉图所做的隐喻,人原本是一个完整的球体,后来被劈成了两半,于是乎,人终生都在寻找自己的那另外一半——听起来很鸡汤,又有一种顾影自怜的自我疼惜。

中国月老VS西方丘比特 爱情讲究的终究是缘分

  但文化、习俗不同,中国月老和西方丘比特也有显著差异。一老一小,年龄、样貌、打扮上就有相当差距,月老持重,丘比特活泼,月老有中国古代士大夫的文绉绉,丘比特有古希腊武士的刁蛮劲。月老擅长未雨绸缪,即便你刚落地,你十八年后的结婚对象就已经被他的红绳子绑住,像许仙,1800年前救了一条蛇,缘分由此罩着他,1800年来阴魂不散,丘比特的箭却似乎充满偶然性,没有前世来生的纠缠,没有诸如“门当户对”等规则须遵循,丘比特本身作为一个穿纸尿裤年纪的小屁孩,又常发些人来疯,有时射箭还得瑟地把眼睛蒙住,搞得天下大乱。

  都是“命中注定”,但各自侧重又有不同。中国月老许诺“命中注定”的其实是婚姻,婚姻可以是爱情的延续,可以是爱情的坟墓,也可以完全与爱情无关。月老用红绳子绑住有缘人,从此夫妻成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其实,中国月老这一形象不妨认为是祖先崇拜一种形式,月老在人世的化身,无非就是家长,月老安排婚姻,实际上就是听妈妈的话。

中国月老VS西方丘比特 爱情讲究的终究是缘分

  丘比特许诺“命中注定”的是爱情本身。丘比特的两支箭,金箭和铅箭,喻示一段完整的爱情的发生、结束。金箭射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铅箭射来,互道珍重,从此桥归桥,路归路。或许没有所谓“命中注定”的真命天子、天女,但“命中注定”你会去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