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而不舍的白骨精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一日,走到一座大山中,只见天色阴沉,谷中浓雾弥漫,悟空料定必有妖怪。他用金箍棒在地上划一圈,让八戒、沙僧保护师父在圈内休息,他去探听虚实,顺便采些鲜果来充饥。

  这座山内千年修行的白骨精,她听说吃了唐僧肉可长生不老,于是她三次设计捉拿唐僧。第一次,她变成一个美丽少女,手提一篮馒头,笑着想把师徒三人从圈内骗出,悟空赶到,举棒就打,女妖化一缕青烟跑掉。第二次,她变成老婆婆,拄一根拐杖从山后走来,悟空认出又是白骨精变的,举棒又打,白骨精故伎重演,化烟脱逃。第三次变作一个老头,在一间茅屋前坐等唐僧的到来。悟空看见,上来就打,白骨精招架不住,便用计从云端扔下一黄绢,上写:佛心慈悲,切勿杀生;再留悟空,难取真经。唐僧信以为真,怪悟空连伤二命,逼悟空离开。悟空走后,白骨精顺利地捉了唐僧,在白骨精邀母亲来吃唐僧肉时,孙悟空赶到,并打死老妖,变成白骨精的母亲进洞救出了唐僧。 却说三藏师徒,次日天明,收拾前进。

  那镇元子与行者结为兄弟,两人情投意合,决不肯放;又安排管待,一连住了五六日。那长老自服了草还丹,真似脱胎换骨,神爽体健。他取经心重,那里肯淹留,无已,遂行。

  师徒别了上路,早见一座高山。三藏道:“徒弟,前面有山险峻,恐马不能前,大家须仔细仔细。”行者道:“师父放心,我等自然理会。”好猴王,他在那马前,横担着棒,剖开山路,上了高崖,看不尽:

  峰岩重叠,涧壑湾环。虎狼成阵走,麂鹿作群行。无数獐豝(bā)钻簇簇,满山狐兔聚丛丛。千尺大蟒,万丈长蛇;大蟒喷愁雾,长蛇吐怪风。道旁荆棘牵漫,岭山松楠秀丽。薜萝满目,芳草连天。影落沧溟北,云开斗柄南。万古常含元气老,千峰巍列日光寒。那长老马上心惊,孙大圣布施手段,舞着铁棒,哮吼一声,唬得那狼虫颠窜,虎豹奔逃。

锲而不舍的白骨精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师徒们入此山,正行到嵯峨之处,三藏道:“悟空,我这一日,肚中饥了,你去那里化些斋吃。”行者陪笑道:“师父好不聪明。这等半山之中,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有钱也没买处,教往那里寻斋?”三藏心中不快,口里骂道:“你这猴子,想你在两界山,被如来压在石匣之内,口能言,足不能行;也亏我救你性命,摩顶受戒,做了我的徒弟。怎么不肯努力,常怀懒惰之心!”行者道:“弟子亦颇殷勤,何尝懒惰?”三藏道:“你既殷勤,何不化斋我吃?我肚饥怎行?况此地山岚瘴气,怎么得上雷音?”行者道:“师父休怪,少要言语。我知你尊性高傲,十分违慢了你,便要念那话儿咒。你下马稳坐,等我寻那里有人家处化斋去。”

  行者将身一纵,跳上云端里,手搭凉篷,睁眼观看。可怜西方路甚是寂寞,更无庄堡人家;正是多逢树木,少见人烟去处。看多时,只见正南上有一座高山。那山向阳处,有一片鲜红的点子。行者按下云头道:“师父,有吃的了。”那长老问甚东西。行者道:“这里没人家化饭,那南山有一片红的,想必是熟透了的山桃,我去摘几个来你充饥。”三藏喜道:“出家人若有桃子吃,就为上分了。快去!”行者取了钵盂,纵起祥光,你看他?斗幌幌,冷气飕飕,须臾间,奔南山摘桃不题。

  却说常言有云:“山高必有怪,岭峻却生精。”果然这山上有一个妖精。孙大圣去时,惊动那怪。他在云端里,踏着阴风,看见长老坐在地下,就不胜欢喜道:“造化,造化!几年家人都讲东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真个今日到了。”那妖精上前就要拿他,只见长老左右手下有两员大将护持,不敢拢身。他说两员大将是谁?说是八戒、沙僧。八戒、沙僧,虽没甚么大本事,然八戒是天蓬元帅,沙僧是卷帘大将。他的威气尚不曾泄,故不敢拢身。妖精说:“等我且戏他一戏,看怎么说。”

锲而不舍的白骨精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