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仙人丹丘子和葛玄是什么关系 丹丘子身份分析

  南朝著名道家、医学家陶弘景(456—536)在《杂录》中记载:“苦荼轻身换骨,昔丹丘子、黄山君服之。”

  《茶经·七之事》开篇云:“汉:仙人丹丘子、黄山君”。

  经查考,黄山君是在黄山得道的一位仙人,葛洪《神仙传》有他的小传,说他修炼彭祖术,年龄数百岁,著有《彭祖经》。但丹丘子未见出处。前几年,笔者曾专题研究丹丘子,认为史籍中经常出现的丹丘、丹丘子,是神仙修道之地和仙家道人的通称,笔者撰写的《丹丘子——仙家道人之通称》,发表在2008年第5期《中国道教》等报刊。

汉仙人丹丘子和葛玄是什么关系 丹丘子身份分析

  多方查考,依然未找到汉仙人丹丘子的出处,《茶经述评》、《浙江省农业志》、《浙江省茶叶志》等书,则将《茶经·七之事》下文中虞洪在余姚瀑布山中遇到的晋丹丘子混为一谈。

  通过对葛玄的深入研究,笔者以为《茶经》中的“汉仙人丹丘子”即为葛玄。笔者提出以下几点理由:

  首先,东汉末年为220年,葛玄164年出生,到220年已经56岁,主要生活在

  东汉。他被后人奉为仙人,是名副其实的“汉仙人”。

  其次,葛玄曾长期在古宁海今三门丹丘山炼丹,山顶有平丘,丹丘山因此而得名。自古以来,山上均有茶园。《嘉定赤城志》卷22记载:

  宁海……丹丘,在县南九十里。葛玄炼丹处,孙绰“仍羽人于丹丘,寻不死之福庭”是也。

  孙绰(314—371)为东晋文学家,上述辞句出自他的《游天台山赋》,《嘉定赤城志》对此作了认定。

  已散佚的唐代《天台记》云:“丹丘出大茗,服之羽化。”指的应该也是此丹丘山,说明古代与余姚瀑布山一样,长有大茶树。丹丘山今日仍有茶园,不知能否像余姚瀑布那样找到大茗。

  天台县城城东也有丹丘山,据当地近代史籍记载,该山是因为“泥土如丹,山顶平坦,山色如丹,故初名丹丘,后立县必有横山,因丹丘山在县城之东,又称东横山也。”2008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天台山云雾茶》一书,将天台城东丹丘山作为《嘉定赤城志》记载的丹丘山,显然是对史籍的误读。

  唐代著名诗僧、茶僧皎然在《饮茶歌送郑容》开篇写到:“丹丘羽人轻玉食,采茶饮之生羽翼。”句下自注“《天台记》云:“丹丘出大茗,服之羽化。”说明他写的“丹丘羽人”之典故也源于《天台记》,说的也是葛玄饮茶成仙的故事。

  郑容生平未详,皎然在《郑容全成蛟形木机歌》写到他是一位能制作蛟形木机、深得诗人赞赏的特殊人才,诗中注有“广德中(763-764年),郑生避贼吴兴毗山,于稠人之中遇予,独见称赏”。

  皎然另一首记载“茶道”出典、著名的《饮茶歌诮崔石使君》也写到道家丹丘子:“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