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金仙广成子和赤精子的战争 同门之战

  姜子牙的一魂一魄飘飘荡荡来到昆仑山,被南极仙翁装进葫芦,打算禀报元始天尊师父。这时,赤精子突然出现,表示“多大事情,惊动教主!你将葫芦拿来与我,待吾去救子牙走一番”,从南极仙翁处带走了姜子牙的魂魄,前往西岐设法营救,这才有了赤精子三闯落魂阵的故事。

十二金仙广成子和赤精子的战争 同门之战

  应该说,每次昆仑山众仙排出大阵仗,做出大动作时,都是赤精子来击金钟。要知道,无论是阐教还是截教,击金钟都是一种荣誉的象征,在截教,击金钟的一向是通天教主的大弟子多宝道人,赤精子能拥有这个资格,就说明他是昆仑山玉虚宫元始天尊座下十二大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堪称昆仑山精英中的精英。阐教学院中老子、元始天尊、燃灯道人以降,就该数到赤精子了,所以他跳出来主动揽这个活儿,是很符合他的身份的。也正因为这样,南极仙翁很放心地就把葫芦给了赤精子,让他全权处理此事。

  赤精子一心想在师父和师兄弟们面前显身手摆威风,结果没想到把活儿给干疵了,一闯落魂阵,不但没救出姜子牙魂魄,还被人家打落了足下二朵白莲花——这确实是狼狈了点,相当于小偷闯空门但没偷到东西,反而给屋主逮个正着,翻窗户逃跑时还把鞋给跑没了。

  赤精子回到相符,“面色恍惚,喘息不定”,决定回昆仑山求助。他也秉承了老神棍的神秘主义作风,面对小戏骨姬发的询问,赤精子坚决不透露自己去向,只说“贫道如今往个所在去来……你们不可走动,好生看待子牙”。

  赤精子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如果在姬发面前,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跟进并解决了姜子牙这个CASE,那么武王殿下自然会认为赤精子大师道法高深,救苦救难,法力强,仙脉广,说不定将来还能给自己建个小庙供个香火,那多好。如果明说了自己搞不定落魂阵,要回去找老师帮忙,那么将来武王供奉的就是元始天尊而不是自己,那不就是白忙活了?赤精子的小九九在这里。

  于是赤精子回到了昆仑山,不好意思自己去见元始天尊,就请院秘南极仙翁去找师父讨主意,得知一定要借到师伯老子的太极图才能解救姜子牙的魂魄。赤精子本来以为姚宾纵然再强,和自己的法力也不过伯仲之间,多半能凭一己之力搞定,没曾想自己闹个灰头土脸不说,还要先后惊动阐教学院院董老子和院长元始天尊,同辈前没面子还算小事,给领导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将来可要影响仕途的啊。

  赤精子怀着湿手抓面粉的心情,纠结着来见老子师伯,老子却很客气,二话不说就给了太极图及使用说明书,让他速去救姜子牙。结果赤精子二闯落魂阵,虽然成功救出了姜子牙,却意外地失去了太极图,回想到院董老子的厉害手段,不由得“吓得魂不附体,面如金纸,喘息不定,在土遁内几乎失利”。

  其实赤精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姚宾的落魂阵真的只是件小事,凭赤精子的法力完全可以自己搞定。在四十八回中,赤精子三闯落魂阵,没有借助外力或他人法宝,自己就解决了姚宾。“赤精子将顶上用庆云一朵现出先护其身,将八卦紫寿仙衣明现其身,光华显耀……上有庆云,下有仙衣,黑砂不能侵犯。姚天君大怒,见此术不应,随欲下台,复来战争。不防赤精子暗将阴阳镜望姚宾劈面一晃,姚天君便撞下台来。”

  这就奇怪了,既然赤精子三闯落魂阵时可以轻松搞定,为啥么前两次会失败,尤其是二闯落魂阵时还手执超级法宝太极图反而失利?难道是姚宾在赤精子最后一次闯阵时发挥失常,导致阵破身亡?

  不是滴,其实和姚宾这边是啥关系都没有。正确的答案是赤精子前两次闯阵时遭到了暗算,法力发挥失常。

  那么暗算他的是谁?

  不是旁人,真是昆仑山敲玉磬的仙人广成子。

  没错,就是这个平日里与赤精子称兄道弟、秤不离砣的广成子。

  赤精子曾对南极仙翁说过,自己“因先到西岐山封神台上见清福神柏鉴”,得知姜子牙魂游昆仑山,这才赶来帮忙。赤精子能从柏鉴那里得知消息,与之关系密切的广成子自然也能知道。事实上广成子知晓消息后和赤精子采取了不同的态度,赤精子去了昆仑山取姜子牙剩下的一魂一魄,而广成子直接去了落魂阵想赶在头里救姜子牙被拘的二魂六魄,应该说广成子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两份功劳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啊。第四十四回写到昆仑十二仙陆续到来,对十二仙来得顺序写的清楚:“先来的是:

  九仙山桃园洞广成子

  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

  二仙山麻姑洞黄龙真人

  狭龙山飞云洞惧留孙——后入释成佛

  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

  崆峒山元阳洞灵宝大法师

  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后成文殊菩萨

  九功山白鹤洞普贤真人——后成普贤菩萨

  普陀山落伽洞慈航道人——后成观世音大士

  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

  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

  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

  很清楚,广成子来得早于赤精子,他却没有去相府摆架子抖威风,而是从始至终没有公开露面,自己先去了落魂阵悄悄观察敌情。广成子是个谨慎的人,既然决定要来抢功劳,那么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务必要一击而中。结果广成子发现落魂阵不如自己想象的好对付,正在思虑之际,赤精子已经风风火火地到了。广成子当然不可能这时跳出来说“道兄何往,我来助你”,索性大家一拍两散。赤精子在那里卖力演出独角戏,广成子就躲在旁边暗恻恻地施法力加强姚宾黑砂的威力,弄得赤精子手忙脚乱,先丢了一双鞋,再丢了太极图,灰头土脸,还要担心领导对自己留下恶劣印象,心神恍惚。一直到了三闯落魂阵的时候,十二仙齐聚,广成子再也没有办法能在不被他人发现的情况下施法力,赤精子才轻松破了落魂阵。

  凡事都有原因,广成子暗中反水,目的是什么呢?

  书中自有答案。

  代表阐教学院击金钟的仙人是赤精子,这一点在书中反复出现,第四十五回昆仑山诸仙列队出战十绝阵,便是“十二代上仙,齐齐整整摆出,当中梅花鹿上坐燃灯道人,赤精子击金钟,广成子击玉磬”;第八十三回四大教主万仙阵会战通天教主,“老子与元始请曰:“二位道兄暂回,今日且不要与他较量。”赤精子听罢,忙鸣金钟,广成子又击玉磬,四位教主皆回。”说明赤精子击金钟的职责是老子和元始天尊都认可的。但是在第五十回中,三霄大战十二仙,云霄面对广成子就曾说过一句“广成子,莫说你是玉虚宫头一位击金钟首仙,若逢吾宝,也难脱厄”。这话如果是琼霄或碧霄说来也就罢了,可以解释成口误,却偏偏是一直谨慎小心、从不肯行差踏错的云霄说的,那广成子曾经击过金钟这件事的可信度就很高了,而广成子也没有对云霄多加解释,默认了这一头衔。

  这样一来,广成子对赤精子抱有强烈竞争意识的动机就能解释了。那就是在赤精子之前,玉虚宫里击金钟的仙人是广成子而不是赤精子,云霄是亲眼见过的,所以这才认为广成子是“玉虚宫头一位击金钟的首仙”。之后却发生了变故,广成子在某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失败,遭到元始天尊的贬斥,改让赤精子击金钟,广成子改去敲玉磬。于是广成子从此郁郁,一心想好好表现,重新夺回击金钟的荣誉,更在心底里对自己的好兄弟赤精子抱有了强烈的竞争意识甚至是敌对意识。而赤精子鉴于前车之鉴,也是不敢大意,一心要立功劳证明自己拥有与地位相称的实力,于是才会主动去闯落魂阵救姜子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