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成子三谒碧游宫的故事 封神之战的导火索

  中国的古典名著,很喜欢用“三”字,三国有“孔明三气周公瑾”,红楼有“刘姥姥三进荣国府”,水浒有“宋公明三打祝家庄”,西游有“孙行者三调芭蕉扇”等。俗话说,事不过三。一个事情经过三番转折,最能体现作者结构安排的匠心所在,也使情节显得跌宕起伏,获得极大的艺术感染力。

  《封神演义》也有一段类似的情节安排,叫做“广成子三谒碧游宫”。但篇幅却不长,情节也无甚跌宕之处,比起三调芭焦扇这样的故事,似乎显得不够精彩。然而这个情节在封神演义里却非常重要,因为正是在三谒碧游宫之后,通天教主命弟子摆下了诛仙阵,从而拉开了阐截两教教主级人物斗法的序幕,也为后来的万仙阵埋下伏笔。这段故事历来被研究封神演义的人认为是一个精彩的篇章。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的故事 封神之战的导火索

  话说准提道人收了孔宣之后,姜子牙兵分三路,令洪锦率一路兵攻佳梦关,本来一路顺风,先斩胡雷,再降胡升,眼看佳梦关将将攻下,不料胡雷的师父火灵圣母为徒报仇,前来助阵。本来想投降的胡升没奈何,刚交了纳款,又只得打起了成汤旗号,跟前番苏护欲降,却因郑伦欲战而不得不战颇有相似之处。火灵圣母果然了得,先伤洪锦,再伤龙吉公主,大败周兵。无奈之下求救姜子牙。哪料想子牙也被火灵圣母一剑砍开皮肉,血溅衣襟,忙骑四不相,望西逃走。岂知祸不单行,又被火灵圣母的金眼驼赶上,一记混元锤,打落尘埃。正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广成子作歌而来,先以扫霞衣破了火灵的金霞冠金光,又祭起番天印,把火灵圣母打得脑浆迸出,一灵往封神台去了。

  广成子杀了火灵圣母,第一个念头是:到碧游宫,将火灵圣母的遗物金霞冠交还给通天教主。广成子之所以这么做,一是算好了通天教主不能把他怎么样,因为昔日三教共议封神,通天也是主要策划人之一;二是也好在截教教众面前显一下阐教的能耐。通天教主果然劝慰了几句,还让广成子跟姜尚说:“他有打神鞭,如有我教下门人阻他者,任凭他打。”从后文来看,先是诛仙阵,后是万仙阵,可见通天这话也是有些言不由衷的,如果自身受了欺凌,断然是不会善罢甘休,因此这句话主要还是说给众弟子听的。果然截教众弟子听了这话,那是相当地不服。在他们看来,广成子打死火灵圣母,又来缴金霞冠,明明是欺灭截教;而师父又吩咐任由他打,明明是欺本教无人。从广成子一谒碧游宫来看,构成这个矛盾共有三方:广成子、通天教主、截教教众。三者的心理处于一种变化之中,广成子杀人缴宝,以三教签封神榜为保身之道,料定通天教主不得不放他回去;通天教主当初签封神榜,现在看来,是有些后悔的,榜上大多是截教门人,然而却不好当面反悔,吃了哑巴亏,却成功地煸动了众弟子的怒火;截教教众则是群情激昂,欲除广成子而后快。

  在这样的环境下,龟灵圣母仗剑追赶已出碧游宫的广成子,两言不合便开打,广成子又祭起番天印,把龟灵圣母现出了原形——一只母乌龟。这下对截教教众来说,更是惭愧之极,视为奇耻大辱,恨不得将广成子乱刃分尸。广成子见众寡悬殊,脑筋一转,又回转碧游宫,可谓是高招。通天教主的第一句就是:“广成子你又来,有甚话说?”明显口气比第一次强硬了一些,有种不耐烦的情绪。广成子据实以告,通天教主将龟灵圣母痛骂一顿,并将其革出宫外。教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样的处罚不啻于在众弟子的怒火上再浇一把油。二谒碧游宫,使矛盾更深了一层:广成子再祭番天印,却不敢下杀招,本来只是想通天教主放行后,即刻回山,哪料想截教弟子敢不遵师命,前来堵截,心里恐怕还是有些害怕的;通天教主碍于辈份,不好当面发作,但对广成子这般来来去去,想必更加不满了;截教弟子的愤怒则被激发到了顶点,有一触即爆之势。

  果然,广成子前脚刚出碧游宫,众截教弟子一起赶来,要拿他。广成子走投路,三谒碧游宫。此时的通天教主也被激怒了,第一句便是:“广成子你为何又进我宫来?全无规榘,任你胡行。”广成子仍是以立封神榜之事为由,说“也不坏昔日师叔三教,共立封神榜的体面。”此时的通天,想必心里是十分郁闷的,这个封神榜自己亲自立的,岂能反悔?只得将众弟子再痛骂一顿,并放广成子回去。截教弟子这回聪明了,知道封神榜之事师尊不可能反对,于是把话题转移,说广成子骂吾教是“左道旁门,不问披毛戴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同教共处。”成功地把矛盾双方,由遵守与反对封神榜的矛盾转变为阐教与截教的矛盾,果然通天教主被说服,命多宝道人立下诛仙阵,从而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广成子三谒碧游宫,矛盾一步步走向激化,虽然篇幅短小,却颇有一转三折之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