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白泽精怪图的故事 来自敦煌文献的记载

  “白泽”之名,源于我国远古神话。“东望山有兽,名曰白泽,能言语,王者有德,明照幽远则至。”(《渊鉴类函》卷432兽部白泽条引古本《山海经》,按今本《山海经》不载)这条资料颇重要,它不仅说明白泽是一种能说话的神兽,而且古本《山海组》的记载至少能说明白泽的神话来自公元前汉初甚至先秦的传闻,因为《山海经》产生的上限是在那时,故它是远古民向神话信仰的反映。

有关白泽精怪图的故事 来自敦煌文献的记载

  白泽神兽是大名鼎鼎黄帝的神兽,诸多古文献均能说明白泽有下列神话情节:

  1.《云笈七签》卷100引王钦若《先天记·轩辕本纪》云:“帝巡狩,东至海,登桓山,于海滨得白泽神兽,能言,达于万物之情。因问天下鬼神之事,自古精气为物、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白泽言之,帝令以图写之,以示天下。帝乃作祝邪之文以祝之。”

  2.《渊鉴棠函》卷432白泽条引《黄帝内传》云:黄帝巡狩,东至海,登桓山,于海滨得白泽神兽,能言,达于万物之情。因问天下鬼神之事,自古及今,精气为物、游魂为变者,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白泽言之,帝令以图写之,以示天下,乃作辟邪之文以记之。”

  3.《宋书·符瑞志》的“白泽图”条云:“泽兽,黄帝时巡狩,至于东滨,泽兽出,能言,达知万物之情,以戒于民,为时除害。贤君明德幽远则来。”

  4.清代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引《开元占经》的六朝梁孙柔之《瑞应图》曰:“黄帝巡于东海,白泽出,能言语,达知万物之精,以戒于民,为除灾害,贤君德及幽遐则出。”

  以上文献将白泽神兽的作用表露无遗。第一,白泽神兽的神通广大,它能和神人说话,并且聪明睿智,能知道从古到今天下一切鬼神之事。第二,它是一种祥瑞的神兽,能辟除民向一切邪气,把把鬼神之间不利于人民的事情预先说出来,“以戒于民,为时除害”。第三,它遵照黄帝的嘱托,把自已知道的精怪之事,一万多种全画成图,加上注解,这就是《白泽精怪图》的来历。但是,敦煌本白泽精怪图,原记有精怪只有199种,而无10000种,现在写本的残缺,又不足此数,所失去的我们再也无从知道,这是十分可惜的事。总之,由上所述,很明显白泽是一种远古人民所信仰的象征着辟邪与求福的神兽。

  白泽神兽传下的图,早已失而不传,我们只能在古文献的只言片段里知晓这幅图早已成了一个古老的回忆,现在能在斯坦因与伯希和所得的敦煌写本中看见一千年以前敦煌唐人亲手画的白泽精怪图,并有注明文字,那是异常难得了。据清代马国翰的《玉函山房辑佚书》云:“《白泽图一卷》今佚。从诸书所引辑得四十余节,合录为帙,图则佚矣。书于诸物之精,能详其名,状似涉元怪,然又夏禹铸九鼎,便民知神奸,不逢不若,如无所本,岂能凿空言之?则圣人实能知鬼神之情状也。”在清代洪颐煊的《经典集林》中,也辑录了四十多条,也没图画。敦煌本的白泽图,不仅有图,又有文字说明,使我们首次看见了古人描摹的民间信仰里的幻想精灵,委实可贵。

  据晋代干宝的《搜神记》记载,汉末三国时期的诸葛恪曾经阅读过《白泽图》,可见此书在两汉期间即已成书,并加以流传了。但是敦煌本《白泽精怪图》不是原封未动的古神话《白泽图》,它已受到了唐及唐以前的仙道故事和民间传说的影响,经过敦煌民间口头与书面的修改、加工、增添,成为一本古神话加仙话,再加民间风俗信仰杂揉的《白泽精怪图》。(以上摘自高国藩《敦煌民俗学》,略有改动)

  敦煌文献《白泽精怪图》有P.2682号和S.6261号两种。P.2682号尾题“白泽精怪图一卷”,内有彩图二十幅。S.6261号残卷无题记,内凡九物,首一物图文皆缺,第二物缺文,八九两物缺图。高国藩认为S.6261号的风格与P.2682号一致,应该是从P.2682号上断裂下来的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