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代兄受过 曹国舅大彻大悟专心修道

  话说曹国舅在没有得道成仙之前,是一个敛财成性,视钱如命的主儿。即使哀瓢遍野,饥民饿死门前。曹国舅也不会从满满地粮仓里拿出一粒儿粮食来救济他们。 七仙在天庭看到曹国舅的所作所为,很是寒心。蓝采和问铁拐李道:“为什么会让这个无才无德的人做神仙。” 铁拐李说:“这一切都是天意。” 曹国舅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受冻挨饿是常有的事情。父母亲在饥荒年中双双饿死,只留下他们姐弟三个相依为命。后来姐姐又和他们失散了,直到姐姐封为皇妃,才有机会找到他们。可怜他的弟弟已经在饥寒交迫中得病死了。曹国舅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弟弟,心里一直愧疚难当。每每想起弟弟他便伤心不已。他弟弟生前最爱吃得就是烤地瓜,所以每年他弟弟的忌日,曹国舅都会准备烤地瓜。

弟弟代兄受过 曹国舅大彻大悟专心修道

  过两天就是他弟弟的忌日,曹国舅让下人去请一个戏班来悼念弟弟。七仙下凡,化装成一个卖艺杂耍的戏班来点化曹国舅。曹国舅就是冥顽不灵,财不开窍。众七仙费尽口舌,绞尽脑汁、用尽方法也无济于事。

  他弟弟忌日这一天,曹国舅在院中焚香祷告,只见供桌上摆满了鸡鸭鱼肉美味水果,一盘烤地瓜放在供桌的正中央。曹国舅站在供桌前念念有词,伤心得涕泪横流。

  铁拐李站在一旁突发奇想,觉得他弟弟可能是个突破点。便派蓝采和去地府里查一查,看他弟弟是否投胎转世了,如果没有,务必请他到阳间来一趟。

  蓝采和下到地府问过判官才知道,曹国舅弟弟正在十八层地狱受苦。“他生前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蓝采和不解地问道。判官说:“是他自愿到十八层地狱为他哥哥赎罪的。”蓝采和请求判官带他到十八层地狱见见曹国舅的弟弟,判官应允了。

  十八层地狱非常阴森恐怖,到处充满了鬼的凄厉惨叫声。有的鬼光着脚丫子,脚脖带着粗粗的铁链子。被鬼官用皮鞭抽打着上刀山。有的鬼则被扔到沸腾的油锅里发出刺耳的嚎叫。蓝采和见到曹国舅弟弟的时候,他全身缠满铁链绑在一棵大柱子上,雷电布满全身。他所受的是电打雷劈之刑。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发出惨叫声,不过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痛苦的表情。

  蓝采和央求判官让自己带曹国舅的弟弟回阳间一趟,判官不允许说:“打入十八层地狱者,永世不得超生。”在蓝采和百般恳求下,判官才勉强同意让蓝采和留下继续受苦,曹国舅的弟弟只有一柱香的时间回阳间一趟。

  蓝采和跟曹国舅的弟弟说明了原因。曹国舅的弟弟欣然前往。

  曹国舅站在香台前泣不成声,突然一阵冷风刮来,曹国舅打了个寒颤,隐隐约约他听到一声声凄凉的叫声:“哥哥…哥哥……。”曹国舅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他使劲捏一下自己的耳朵,感觉很疼他皱了一下眉头。“哥哥…哥哥……”声音越来越近,“弟弟是你吗?”曹国舅惊喜道。“哥哥,是我。”只见他弟弟长发凌乱地披在肩上,憔悴的面容没有一点儿血色,穿一身白色的

  长袍飘在半空。“弟弟,你在那边儿过得好吗?”“不好”他弟弟回答说道。“谁欺负你了,告诉哥哥。”曹国舅有点儿愤恨地说道。他弟弟摇摇头说“哥哥,你若真心疼弟弟,就应该息心养性,修禅练道。好早日成仙救弟弟脱离苦海。曹国舅听得一头雾水,忙问:“弟弟你是不是过得很苦,哥哥不是给你烧了好多纸钱吗?”“哥哥给我的钱,对我一点儿用处也没有。钱乃身外之物它不是万能的。它是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它买不来人间真情。哥哥敛收钱财只会加重弟弟的苦刑。希望哥哥日后行善积德,早日得道成仙。我要走了。”说完话他弟弟就消失不见了。“弟弟…弟弟……。”曹国舅伤心地叫着,这声音透过漆黑的夜空一直传到远方。

  等蓝采和从地府回来,曹国舅才得知他弟弟在十八层地狱为他受刑的事儿。这时他才恍然大悟,下定决心痛改前非。曹国舅散尽家财,找了一座庙宇清修数载。直到心无杂念每日只饮一杯净水方才功德圆满,位列仙班。

  八仙聚齐,才引出一段“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精彩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