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云雨”为何成为性爱的代名词

  先上几张巫山云雨图!

“巫山云雨”为何成为性爱的代名词

“巫山云雨”为何成为性爱的代名词

“巫山云雨”为何成为性爱的代名词

“巫山云雨”为何成为性爱的代名词

  我们知道,巫山云雨本是长江三峡一个着名的的自然景观。在挺拔青翠的巫山十二峰层峦叠嶂之中,云腾雨落十分美丽壮观。在巫峡里由于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形成了千奇百怪的云雨景观,古称“巫山云雨”。它也指古代神话传说巫山神女兴云降雨的事。巫山历史悠久,早在204万年前,亚洲最早的直立人“巫山人”就在这里生息繁衍。长江三峡中,巫山就拥有巫峡的全部和瞿塘峡的大部。巫峡以幽深秀丽擅奇天下,“巫山十二峰”尤以神女峰最秀丽。峡中的云雨之多,变化之频,云态之美,雨景之奇,令人叹为观止。巫山“三台八景”也笼罩着神秘而绮丽的色彩。“三台”是授书台、楚阳台、斩龙台。“八景”是朝云暮雨、南陵春晓、夕阳返照、宁河晚渡、清溪渔钓、澄潭秋月、秀峰禅刹、女贞观石。“八景”之中,“朝云暮雨”是不可不看的景观。巫山披云雨而诡秘莫测,云雨绕神女而变幻迷离,更是增添了后人对“巫山云雨”神奇美丽的遐想。

  汉语言常有神奇之处,“巫山云雨”或拆开“巫山”和“云雨”单用时,又生出了男女欢爱的特别含意。我们经常看到在一些媒体报道,说某男星或女星携同某美女帅哥,或某官员或大款富豪携某某美女,到酒店“共赴巫山云雨”或“共赴巫山”。当然这不是去三峡旅游了,酒店里哪有巫山?酒店开房做什么事不讲自明,只是用了个隐晦又文雅的说法而已。从人文意识萌发时期的小说《金瓶梅》、《二刻拍案惊奇》,到理学正统森严时候的《牡丹亭》、《红楼梦》,写到男女进行房事的时候,无一例外地写道:“共赴巫山云雨”,或者“不免云雨一番”。最让人眼熟的莫过于《红楼梦》第六回“宝玉初试云雨情”,以幽雅的修辞手段描写了贾宝玉与丫环袭人男女间的性爱房事之情景。那么,为什么古人把男女欢爱之事称为“巫山云雨”,而且至今还被人们津津乐道呢?乐奀下面与各位看官聊一聊!

  《礼记》上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焉。《孟子》也说:食、色,性也。饮食男女,是人类的基本需求,是人之为人的本能和天性。中国最早的哲学书籍《易经》,就曾探讨过男女生活: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媾精,万物化生。这是说,天地交合,化成万物;男女交合,生育万物。中国古人认为,云是地的卵子,雨是天的精子,云雨交合,也就是天地交合,化生万物。

  男欢女爱的酣畅淋漓、情到深处的水乳交融,其情境与“云雨”二字极为契合。“云雨”之所以千百年来被长期应用经久不衰,除了其颇富诗意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其源自“中国第一位美神”巫山神女之口,出自写美女的顶级高手宋玉的笔下。

“巫山云雨”为何成为性爱的代名词

  “云雨”出自宋玉的《高唐赋》、《神女赋》“巫山云雨”的典故。两赋中,宋玉极尽文字之能,浓墨重彩地将巫山神女描绘为至善至美的天上人间独一无二的美丽女神,这位神女的姿容秀色天下无人可比,形象仪态举世无双。《高唐赋》序云,楚怀王到巫山游览,因疲倦而入梦,梦中一女子对其言:“我本巫山之女,闻道大王在此游览,我愿与王同床共枕。”楚怀王于是同此女子做了露水夫妻,女子临别时说:“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楚怀王于晨昏观巫山,果见云雨。为此,楚怀王特于巫山修建名为“朝云”之庙宇。后来,楚怀王之子楚襄王亦到此游玩,期望像父亲那样风流好梦一番。但楚襄王有意,神女无心,神女只在楚襄王面前尽情地炫耀了自己的美色,以至楚襄王神魂颠倒,怅惘不已。这次未成功的男女欢会,便成了《高唐赋》续篇《神女赋》的内容。

  唐代着名诗人李商隐就曾写《有感》一诗,诗中写道:“一自高唐赋成后,楚天云雨尽堪疑。”着名诗人杜甫也写诗道:“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怅然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元曲大家马致远在《四块玉·巫山庙》中也生动地写了这个神奇故事:“暮雨迎,朝云送,暮雨朝云去无踪。襄王谩说阳台梦,云来也是空,雨来也是空,怎捱十二峰。”

  后世文人开始用“云雨”借代男女的鱼水交欢。“云雨”一词渐渐被广泛传播,并弥漫于两千多年来的诗、词、曲、赋及话本、小说之中。李白《寄远》描绘的“美人美人兮归去来,莫作朝云暮雨兮飞阳台”,清初孔尚任《桃花扇》讲述的“院院宫妆金翠镜,朝朝楚梦云雨床”,都为后人留下千古绝唱。久而久之,“云雨”、“巫山云雨”、“共赴巫山”等渐渐地被人们所接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