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乡村老汉被女野人性虐而死

  提起野人,也许你立刻就会想到神农架,其实,在横亘黔桂两省区的茫茫月亮山中,野人的传说流传了70年。

贵州乡村老汉被女野人性虐而死

  计划乡计划村是月亮山腹地的一个古老的苗族村寨,这里的人们世代靠狩猎为生。1930年6月份的一天,12位男子领着他们的猎狗一起到上山打猎。突然,犬吠大作,猎人们立即举枪瞄准,但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一个人形的直立式动物站在两颗大树之间,一双惊恐的眼睛充满敌意地盯向猎人和猎狗,长长的头发披于腰际,浑身上下长满黑中透黄的毛发,而在脸颊处却没有毛发,直接可以看到黄色的皮肤,胸部两只硕大的乳房还在流着乳汁,依然是没有一点儿毛发,整个形状与女性人体毫无二致,身高长约6英尺。

  “母性野人!”狩猎头人被眼前的动物惊呆了,而与此同时,狂吠不止的猎狗一个个鱼贯地冲了上去。哪曾想,力大无比的野人抓起一只猎狗劈腿就撕,随着猎狗的一声声惨叫,11只猎狗均被撕成两半,猎人们扣动了扳机,一大股殷红的鲜血从雌性野人的大腿处冒了出来,“扑通”,雌性野人跪倒在地上,众猎人一齐围上,将野人捆了个结实。

  当夜,计划村的男女老幼们将野人的肉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幅白白的骨架。1950年代后期,国家有关部门获知此情况,从村民手中收走了这幅极具科研价值的骨架。当年参与围猎野人的群众至今仍有部分健在。

  66年后,时任计划乡党委书记的龙安跃在计划乡摆拉村又“见证”了一桩野人“制造”的命案。

贵州乡村老汉被女野人性虐而死

  1996年1月18日,摆拉村一六旬老汉在乡场上购置完年货归家,途经一牛圈时,被一雌性野人掳走,沿着山坎下一处茂密的森林,野人将老汉拦腰抱在一片空阔的草地上,将老汉强暴,老汉因此命赴黄泉。虽然整个强暴过程被放牛的村民全程目睹,但老汉究竟缘何而死还是引起了公安机关的关注,最后经尸检发现,老汉的阴茎肿大且明显拉长,大腿根部红肿一片。公安专家最终认定,这是一起被激烈性虐致死案。而接到报案、参与现场调查,时任计划乡党委书记的龙安跃恰恰就在现场。

  月亮山真的存在这样残暴的野人?曾任榕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现在是中国珍稀动物研究会(原中国野人协会)会员,从事野人行踪探秘达20余年的朱法智则可称为月亮山的野人研究专家。据朱法智介绍,月亮山一带出现野人的行踪,其历史比湖北神农架还要早。当地的村民有很多都亲眼看到过野人,因不知是何动物,当地村民常称野人为“变婆”、“人熊”。

  1984年秋,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执行主席方古教授率领“野考”专家刘民壮一行10人,在榕江县收集到被打死的野人的毛发及皮,经化验为“是介于猿和人之间的高级未知灵长类动物的毛发”。

  20余年来,他力排众议,艰苦寻踪,1996年采集到了野人的毛发,野人凝固的血块和野人粪便等物。据朱法智统计,仅在月亮山区,就有1000余人称看到过“野人”。这与我国发现“野人”最多的地方神农架相比,目击者多出近3倍。月亮山边缘的几个村寨有不少村民都自称亲眼目睹过野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