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延闿墓的花坛究竟是不是圆明园遗物?

谭延闿墓的花坛究竟是不是圆明园遗物?

  在北京圆明园的官方网站上有一份“圆明园文物海内外流失情况清单”,指出如今南京灵谷寺谭延闿墓的花坛是圆明园旧物。在国内,除了北京以外,圆明园文物只流散在南京、苏州、保定三个城市。近日,南京有研究者指出,谭墓花坛并非圆明园遗物,流散在南京的真正的圆明园文物其实不是花坛而是祭台的桌腿。

  圆明园专家考证认为花坛是圆明园遗物

  1933年10月,时任中山陵园园林负责人的傅焕光先生推出了一本《总理陵园小志》,在这本如今已经几乎绝版的书里,傅焕光明确提到谭延闿墓的石刻“皆北平旧物”,“为圆明园古物”。

  中山陵园管理局宣传处的王韦告诉记者,北京圆明园的几位专家数年前曾经特地来到谭墓实地考察。缜密研究后,他们指出,谭墓牡丹花坛是圆明园遗物。”

  昨天下午,记者在灵谷寺谭延闿墓园看到,位于祭堂旁的牡丹花坛直径约3米,高约1米,表面刻有昂首展翅的飞龙,周围装饰有祥云、牡丹等图案。王韦告诉记者,圆明园专家认为,“牡丹画坛的雕刻工艺非常精湛,古朴传神,其图案和雕刻手法与圆明园石刻文物如出一辙,可确认为流落在南京地区的唯一圆明园文物真迹”。

  据了解,经圆明园专家确认的、分布在江苏省的流散文物仅有两处,一处是谭墓花坛,一处是苏州拙政园的八件石雕柱础。

谭延闿墓的花坛究竟是不是圆明园遗物?

  南京专家认为谭墓花坛可能是坟头遗物

  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的考古专家路侃表示,“这个花坛并非圆明园文物!”对谭墓花坛做过深入考证的路侃对记者如数家珍:“牡丹花坛由八件弧形汉白玉拼成,直径44.8米,高0.8米。花坛外部为须弥座式样,枋部为连续云龙纹,枭部为莲瓣纹,束腰部又为云龙纹。上枋部与下枋部的云龙纹完全相对,一共64条龙纹。而束腰部龙纹尺寸稍大于枋部,一周共有龙纹26条,最下部的圭角为圆弧线条状。”

  路侃说,谭墓花坛的龙纹昂首、细颈、曲身、四爪,莲瓣纹饱满,这些云纹、龙纹、莲瓣纹均具有清代中期特征。而否定谭墓花坛是圆明园文物的关键就在龙纹上,“花坛上的龙纹是四爪纹样,是符合王爷一级人物使用,由此可见,此花坛不太可能是圆明园遗物。”

  根据1934年《古物保管委员会工作汇报》,《昌平车站调查报告》等史料,路侃作出判断,这个花坛应该是为营造谭墓时从北京郑亲王祖坟收购来的石刻中的一件,其本来面目应该是郑亲王墓宝顶的须弥座。“所谓的宝顶,其实就是民间俗称的‘坟头’,宝顶须弥座,就是围绕坟头四周的一圈坟圹!”路侃如此对记者解释。

  真正的圆明园文物可能是祭坛“桌腿”

  如果否定了谭墓花坛,南京还有没有圆明园流散文物呢?“我看是有的,也在谭延闿墓园里,就在距离花坛不远的地方!”路侃说。

  路侃告诉记者,奥妙藏在谭延闿墓前祭台上。这个长方形祭台长1.9米,宽0.94米,高0.87米。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祭台的台面和桌腿是可以分开的两部分,是后来被人为地拼在一起的。“台面前后侧面雕刻着连续缠枝花草纹、莲瓣纹、回纹,具有中式风味,而桌腿正反面则浮雕花草纹,中间镂空,具有明显的西洋风格!”

  “这一对桌腿最可能是圆明园的流散文物,它和其他谭墓石刻的中式风格完全不搭。”路侃说,他希望圆明园学者再做进一步深入研究,以确定流散在南京的真正的圆明园文物究竟是哪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